中文/英文

搜索

      您的位置:首页>>首页>>微信新闻

北京地区流感有什么特征?如何应对?北京中医专家为您深度分析

日期:2018-01-11   


2017年进入12月以来,北京地区流感呈高发状态。在前期大量工作基础上,结合相关资料对流感的中医证治专家提出几点思考:中医诊治流感积累了丰富经验,可归属于四时外感范畴,部分可以从冬温、伏暑、春温、风温论治,应当遵循中医辨治论治原则。

 

本次流感证候多表现为外寒内热病机,源自于北京地区冬季的气候特点,多在内热基础上感受外邪,初起多表证症状,如恶寒、头身痛、无汗等,同时伴见咽干咽痛内热表现,治疗当重在辛凉解表,外散寒邪内清郁热,去其爪牙,促邪外透。

 

中医药参与流感的治疗关键在于注重初期和重症的治疗,把住气分关,截断扭转,避免轻症转为重症。

 

下面随小编一起看看专家怎么说!

1

2017-2018北京地区流感特征

 

2017年入冬以来,我国南北方省份流感活动水平上升较快,多地医院门急诊和住院患者、重症患者增多,诊疗压力大。全国流感监测结果显示,本次冬季流感活动强度要强于往年[1]

2017-2018我国南、北方省份流行病毒株相同,主要是甲型流感病毒中的H1N1H3N2亚型及乙型流感病毒中的VictoriaYamagata系。本次流感的高发与气候存在一定关系。2017-2018北京地区流感以乙流居多,主要原因在于今年流行的优势毒株(乙型Yamagata)已多年未成为优势毒株,同时与今年流感疫苗未能完全覆盖今年流行毒株,导致人群缺乏免疫屏障,易感人群增多。但危重症患者以甲流更为常见。本次流感以聚集型发病为特点,主要人群为婴幼儿、老年人、基础病患者较为多见。

 

2

流感的中医病证特征分析

 

今年北京地区冬季流感主症为发热,高热,恶寒,身体疼痛,无明显汗出,咽干咽痛舌红为主,属于外寒内热病机。从六经体系辨治属于表里合病、太阳阳明合病,从卫气营血辨治属于卫气同病。

 

3

流感的中医病名及病因分析

 

流感自古以来就是中医的诊治对象,流感属于感受时邪,属于四时外感范畴。流感具备流行性,符合疫疠邪气致病特点,一定程度上亦可归属于疫疠范畴,因此采用温病体系辨治更为合适。北方地区流感多发生于冬春季,根据流感的证候特点,可以分别归属于冬温、春温、风温、伏暑等范畴。但中医既往就有感冒病名,为更好与临床对接,建议直接采用流感来命名,也更能体现本病特点,流感并非西医专有病名。

 

4

北京地区冬季流感病机常见外寒内热

 

西医对流感的认识更多从病因的致病性、传播途径、易感人群等考虑。中医注重天人合一,强调整体观念下的辨证论治,强调因时因地因人制宜,所以治疗的时候不仅考虑到病情的不同,也要考虑到季节气候、地理区域的不同,还要考虑患者体质情况的不同。当前生活方式的改变,导致人体更容易感受外邪,外有风寒,内有燥热,就形成了表寒里热的流感病机,俗称寒包火。

 

5

流感初起治法为辛凉解表

 

流感初期患者多具有高热、恶寒、头痛、肌肉关节痛、无汗等症状,同时伴有咽干咽痛。此时并非单纯外感,而是表寒里热,因此不能单纯给予辛温麻黄汤治疗,必须加入清解里热的药物,以达到辛凉解表的治疗目的。流感初起治疗需要截断扭转,去其爪牙,促邪外透。有表先解表,解表使邪气从表而去,减轻入里热化程度,缩短病程减轻病势,也是截断扭断的方法。

 

201712月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制定的流感防控方案中,流感退热方为荆芥穗、山栀子、生麻黄、青蒿、牛蒡子、杏仁、玄参、柴胡,其中生麻黄、荆芥穗、杏仁辛温解表,柴胡、青蒿则清透少阳邪热,山栀子、牛蒡子、玄参清热解毒,其中玄参甘寒养阴润燥。辛温、寒凉并用,虽然药物不同,但仍然体现的是辛凉双解的治法,在各地具体临床应用的时候,可以不用生麻黄,更换做荆芥、防风,同样可以达到类似治疗效果。

 

在流感中,我们发现部分患者来是以高热伴有胃肠系统症状为主的,比如表现为呕吐、腹泻等等,多源自于患者本身体质内在的虚寒,并非是邪气过盛,所以对于胃肠消化道症状明显的流感患者,治疗的时候需要顾护脾胃,避免寒凉太过损伤脾胃,可适当加用苏叶、陈皮调理中焦。

 

6

儿童易感人群需要重视流感与胃肠积热的外感内伤关系

 

银莱汤是笔者团队多年来临床研究应用的处方,秉承了肺与大肠相表里的理论,在临床中发现随着当前饮食结构的改变,儿童多存在饮食内伤、痰湿内蕴、胃肠积热的情况,在胃肠痰湿、积热的基础上,较平人更容易外感,与北京冬季外感病机类似。既往临床观察已经证实阳明内热基础上更容易感受风温肺热病,采用银莱汤则可以显著改善临床证候。银莱汤方药为:金银花20g,连翘10g,黄芩10g,鱼腥草15g,前胡8g,莱菔子10g,瓜蒌10g。以金银花、莱菔子为君,遵循的是肺胃同治、清宣通降,全方既可辛凉清解,达邪出表,清宣肺热,又可清热泄胃,折热于中、消积导滞,祛邪于外[4]

 

在流感治疗中需要重视湿邪因素,本次流感中可见部分病例存在苔厚腻,初期即高热、苔厚腻情况,属于伏暑范畴,外邪引动内伏邪气透发所致,需要适当加入祛湿,否则湿邪留恋,容易形成反复发热不退。适当给予莱菔子、全瓜蒌清法频下,有助于湿热邪气从胃肠而去。银莱汤中蕴含有枳实导滞丸法、凉膈散治法,通过莱菔子、全瓜蒌的轻清攻下,可以祛除痰湿、给邪以出路,较一般清热法明显缩短病程。

 

7

流感危重症的治疗在于:截断扭转、把住气分关

 

今年流感患者以乙流为多,危重症中甲流患者较多。流感早期发热就要清解、清透、清下等,给邪以出路。重症者可以根据情况加用三宝清心化痰开窍等,湿重者可仿菖蒲郁金汤送服三宝等。

 

流感救治的重点是流感危重症,临床发现急危重症患者多为高龄或基础疾病者,流感作为诱发启动因素,导致基础疾病的加重,对于流感危重症,有学者提出及早治疗、截断之说。如在气分尚未传入营血分之时,少量恰当的清营可以减轻热势的目的。如清营汤为透热转气的代表方,方中的竹叶、银花、连翘质地轻清宣透热邪,有助于邪热由营分透达出气分而解。

 

流感危重症的治疗需要把住气分关,强调辨病位、病性、病势,从整体上把握,清晰其传变趋势。在温病学中,温邪上受的初起阶段就需要考虑其顺传阳明、逆传心包、旁及肝肾的传变可能,因此流感危重症的治疗需要把住气分关,必要时截断扭转,高度重视内伤基础流感患者的初期治疗。

 

对于危重症患者,需要注意现代医学对中医病证的影响,液体治疗容易加重湿邪,容易形成湿热交结的局面,需要注意芳化祛湿法的应用。而呼吸机、ECMO等呼吸支持,相当于补气温阳法,需要注意里热邪实的情况。

 

8

关于服药方法的注意事项

 

邪从外来,正邪交争于体表而表现为卫分表证,其治疗为汗法,因此对于肺卫表证明显的时候,务必强调服药治疗后要达到微微汗出的目的,汗出标志着邪从汗而祛。在服药基础上,注意给予辅汗法。对于肺卫表证,给予银翘散的时候需要连服、更服,如此才能达到迅速退热的效果。因此对于流感患者的治疗,尤其高热患者,应遵循银翘散日三夜一的服用方法,每46 小时服用一次,病重者可一日服2-3剂。另外煎药方法同样重要,法当遵循银翘散方后注,煎煮时间相对要短,如银翘散方后注曰:香气大出,即取服,勿过煎。肺药取轻清,过煎则味浓而入中焦矣。

 

9

重视流感的内伤基础

 

外感病多存在内伤基础,不同的内伤常招引不同的病邪而发病,其发病呈现出内伤外感并存的局面[5]。如现代医学同样认为:流感死亡者大多为年迈体衰、年幼多病或有慢性基础疾病者。临床发现,平素偏于内热体质的人,感受外邪后容易呈现温热证候,或者外感后邪气容易从热化燥而伤阴;若平素偏于阳虚体质,感受外邪后容易呈现虚寒证候,或者邪气入里易寒化而伤阳,多表现为消化道症状,如呕吐、腹泻等。在北京地区历次流感的临床实践中,表寒里热证证候更为多见,与北京地区冬季气候特点有关。流感初起症状表现为发热高热,恶寒无汗、肌肉酸痛、头身疼痛等外寒表证,伴有咽干、咽痛、舌红等内热征象,需要明确这里是表里合病,与邪气入里化热(热化)截然不同。前者是合病,一发病就表现为表里同见,或者在内热基础上感受外感,而后者是先感受外感,外邪入里化热。

 

因此我们提出清解内热,从而降低外感发生。在既往长期课题研究中,研究证实了阳明内热与风温肺热病的关系,也体现了肺与大肠相表里理论的临床基础。因此从中医病机角度提出,在现代医学常规预防方法的基础上更强调防治内热的产生,其中清淡饮食、适当饮水、不熬夜都是简便易行的方法。理解了这个思路之后,我们就能明白很多专家给出的流感预防方,多是一些板蓝根、大青叶、生甘草之类的清热的药物。根据北京地区冬季流感病机特点,参考银莱汤治法,我们制定了推荐流感防治方药:银花、莱菔子、桑叶、菊花、陈皮、焦三仙、芦根、生甘草、板蓝根等。本方在辛凉清热、注重肺肠功能,重视气机的布展与流通,从而降低流感的几率。

 

作者:王玉光 谷晓红 马家驹 郭玉红 卢幼然 刘清泉

编辑:郭昱彤


版权所有: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网管信箱:webmaster@bjhb.gov.cn 
技术支持:北京东华万兴软件有限公司  京ICP备05056888号    京公网安备110402450048号
主办单位:北京市中医管理局